貶瓊抗金名臣胡銓丨老家廬陵:少年心事當拿雲(三)

  追隨蕭楚讀春秋

  胡銓出生於徽宗崇寧元年壬午(1102年)六月三日。父親胡載給他取名為單字“銓”,是希望他日後為人處世應當學會衡量輕重,也許他是在為自己因為一考失利便棄學歸農感到遺憾。同時,他更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飽讀詩書,最終為安邦定國做出相應的成績,為此,他將大兒子胡鋒取字為邦先,大丈夫讀書自然是以安邦為先。胡銓出生之後,他將其取字為“邦衡”,希望他能夠左右權衡,施展才華輔助君王將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。

  崇寧元年這一年似乎有些平淡,史書上沒有任何異象的記載。但是這一年卻是對大宋王朝至關重要的一年。

  首先是這一年的三月,徽宗命宦官童貫在蘇杭設置造作局,大量收集動物牙、角、犀以及植物竹、木藤以及金銀玉物等各種稀有貴重原料,製成各種精巧的工藝品,供宮中賞玩。徽宗本來就是“風流才子誤入帝王家”,而這些珍寶奇玩更大程度上刺激了他的享樂之心。後來當權的宰相蔡京倡導“豐亨豫大”,更是將這種奢靡賞玩之風張揚到極致,這為北宋亡國埋下了伏筆。

  其次,徽宗之所以改元崇寧,意思是尊崇熙寧,即神宗時年號,這使得朝廷政局由先前的舊黨執政轉向新黨執政。這一年,由蔡京主導,將元祐(1086—1094年)中反對新法及在元符(1098—1100年)中有過激言行的大臣姓名呈上,以文臣執政官文彥博呂公著司馬光、範純仁、韓維蘇轍範純禮、陸佃等22人,待制以上官蘇軾、範祖禹晁補之、黃庭堅、程頤等48人,餘官秦觀等38人,內臣張士良等8人,武臣王獻可等4人,共計120人,分別定其罪狀,稱作奸黨,並由徽崇親自書寫姓名,刻於石上,豎於端禮門,稱之“元祐黨人碑”。這一舉措將北宋黨爭推向新的高潮,對南宋政局也產生了深遠影響。後來秦檜專權,以此手法打擊政敵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  但是,徽宗也並不是一無是處。他於崇寧元年(1102年)下令全國興學貢士。具體內容為:州縣二級均設立學校,州設教授二名,縣置小學。縣學生經過選考,升入州學。州學生每三年舉行一次考試,補充入太學。其實早在仁宗時期,由范仲淹主導的“慶曆新政”就已經提出改革科舉、選拔人才、興辦學校的措施。慶曆四年(1044年),仁宗皇帝下詔州縣皆設立學校,參加科舉的人必須先受教育,士人須在學校接受過三百天的教育學習才能參加應試。吉州州學就在這個時候得以成立,廬陵縣也因此成立縣學。元豐年間,宋神宗頒佈《學令》再次興學。徽宗這個時候的舉措可以説在仁宗、神宗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了全國教育的發展。在宋朝政府的大力倡導下,廬陵城的教育也得到較大發展,在很短時間內就湧現了諸多學校和書院。胡銓理所當然成為其中的受益者之一。

  胡銓祖上幾代均以耕讀為業,未曾出仕。父親胡載字宏中,從小熟讀了各種經典,很有才學,曾經參加過一次科舉考試,但是一試不中就放棄歸農了。雖然如此,家學淵源卻從未曾中斷。胡銓小時候受到良好的教育,家裏有不少藏書,他因此熟讀了各種經學典籍,成為小有才氣的神童,在當地產生很大影響。父親不僅向他講述了先祖胡杲的豐功偉績,更根據祖上傳説敍述了家族淵源:遠古時期的堯帝將女兒嫁給了有才華的舜,居住於媯溈河邊,此後子孫伴河而居取姓為媯。武王伐紂後建立了周朝,感念舜之功德,就尋訪到舜的後裔媯滿,將女兒元嫁給他,並封其為陳侯,後來被人稱為陳胡公。媯滿去世後,兩個兒子分別以“胡”和“陳”為姓。這樣,媯滿就成為胡氏先祖,被稱為“周始祖”。這樣,胡姓就成為舜的正宗後裔了。家族淵源帶來的榮耀使得胡銓倍加努力,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進一步光宗耀祖。同時,前輩同鄉先賢一直激勵着少年胡銓,尤其是歐陽修更是成為他效仿學習的對象。

  比胡銓早將近一百年的歐陽修於北宋景德四年(1007年)生於廬陵泰和,四歲時父親就因病去世,孤兒寡母日子異常艱難。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,由母親鄭氏帶着投奔在隨州任推官的叔父歐陽曄。雖然叔父對歐陽修孤兒寡母多有照顧,但是畢竟自身家庭條件也不是很富裕,能提供的幫助也是有限的,母親便用荻杆在沙地上教歐陽修讀書寫字。在這樣的艱難環境中成長,歐陽修卻能官至翰林學士、樞密副使、參知政事,推動北宋政治改革。曾主持修撰《新唐書》、《新五代史》,而且詩詞文章俱佳,對整個宋朝文學創作風格起到了更正流弊和率先垂範的作用。不光如此,歐陽修有着開闊的胸襟,對有真才實學的後生極盡讚美,極力推薦,使一大批當時還默默無聞的青年才俊脱穎而出,名垂後世,堪稱千古伯樂。不但包括蘇軾、蘇轍、曾鞏等文壇巨匠,還包括張載、程顥、呂大鈞等曠世大儒的出名都與歐陽修的學識、眼光和胸懷密不可分。歐陽修一生桃李滿天下,包拯、韓琦、文彥博、司馬光,都得到過他的激賞與推薦。在宋代名重一時的文人蘇洵、蘇軾、蘇轍、王安石、曾鞏等均出自他的門下,而且都是以布衣之身被他相中、提攜而名揚天下。

  胡銓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,能夠像歐陽修一樣在仕途上一展宏圖,兼濟天下,更希望自己的詩詞文章能夠傳諸後世。因此他在父輩的教導下刻苦攻讀,以家鄉先賢為楷模,同時也遍求諸師以求點撥。這個時候,廬陵鄉賢蕭楚走入他的生活。

  蕭楚字子荊,系廬陵泰和人,和前輩歐陽修是正宗老鄉,系理學大家程頤弟子。他出生於治平元年(1064年),比胡銓整整大了38歲。為人剛毅有執,嫉惡如仇。曾經有朋友被冤屈入獄,蕭楚冒着酷暑前往營救,最終使得冤情大白於天下,得到大家的讚賞。紹聖年間,蕭楚曾經遊太學,貢禮部,不第,其時正值權臣蔡京掌權,他因此留書於門人馮澥,説蔡京將會是宋朝的王莽,對國家禍患無窮,後來證明果真如此,可以説是具有非凡的膽識和眼力。從此,蕭楚不再留戀仕途,隱居於家鄉的三顧山下,讀書著述,並以傳授《春秋》為業,一生不娶,以學者終身,人稱三顧先生。追隨蕭楚學習《春秋》者前後達數百人,去世後被弟子私諡為“清節先生”。

  自古便有“讀春秋曉大義”的説法,三國時名將關羽除了武藝高強外,還熟讀春秋,通曉大義,最終成就了“義絕”的稱號。胡銓年少時便追隨名賢蕭楚學習《春秋》。蕭楚一反學者重知識、輕倫理的治經傳統,注重經學大義,這對少年胡銓產生了極大影響。建炎二年(1128年),胡銓中進士甲科第五名,可謂是“春風得意馬蹄疾”。在異常激動之餘,胡銓拜服於蕭楚牀前,蕭楚卻一臉正色地説:“學者非但拾一第,身可殺,學不可辱。毋禍我《春秋》乃佳。”意思是説考取功名利祿固然可以理解,但是即便殺身成仁,也不能違背春秋大義,可謂是擲地有聲!可以説,胡銓日後歷經坎坷而不改初志,是和蕭楚的教育以及《春秋》精神的薰染有着極大的關係。

  建炎三年(1129年)十一月,因為護衞吉州城有功,胡銓被朝廷授承直郎、吉州軍事判官,正式開始了自己的仕途生涯。但是恰逢父親胡載因病逝世,胡銓未能就任,回到廬陵為父親守孝,並繼續向蕭楚請教《春秋》之學。禍不單行,在幾個月之後的建炎四年(1130年)十月二十四日,蕭楚也因病離開人世。蕭楚臨死之前特地叮囑自己的得意門生胡銓為自己撰寫墓誌銘。在《清節蕭先生墓誌銘》中,深情回憶了恩師一生的基本情況,並對其道德文章推崇備至。因篇幅不大,茲錄於下:

  江左有隱君子曰蕭子荊,諱楚,號三顧隱客。父仲舒死,以甥從羅公括學,攻苦二十年,不汲汲仕意。紹聖間,以母夫人命預螺川賢書,不中禮部程,留太學。時方校對聲律,己獨窮經,於《春秋》尤深。淮海孫氏、伊川程氏皆以三《傳》聞,授業者常千人。先生往質疑,歸嘆曰:“政未免著文字相。”作《經辯》,眾高之,謂是將名家,乃更北面。

  蕭楚雖然未能在科舉上有所斬獲,但是卻對學問有着自己的看法。他認為程式學問雖然追捧者甚眾,但是太過於雕蟲琢句,皓首窮經,因此特地撰寫《經辯》,被人們尊崇為名家。漢唐以來,研究《春秋》的人數不勝數,但是隻有蕭楚從經學的角度去思考,因此影響極大。

  會母死,且蔡氏方君圖,遂慨然引還,入林下。移其從遊馮澥書,謂蔡氏敗國,將為宋王莽,誓不復仕。澥得之驚,今始證其不狂。嘗遊巴峽甌粵,氣愈豪放。其寓於詩文者,鈎章棘句,反閒淡清古,然種種譏切,不苟作。自漢唐迄今,家《春秋》者且千,蓋癖於《傳》,而先生斷以《經》。弟子百餘人,傳《春秋》六藝者財三四,如賢良方正趙暘與澥其人也。澥尤骨硬名天下。初王氏出新學,廢麟書,士媚進無大略。靖康改元,澥驟見任,亟與丞相吳公敏白上,詔可之,復置學宮,議蓋先生出。

  因為母親去世,再加上蔡京弄權,蕭楚便絕了仕途的想法,從此優遊林下。蕭楚還培養了諸多弟子,有名的除了胡銓外,還有趙暘、馮澥等人,其中尤以馮澥“忠鯁名天下”,在欽宗朝曾知樞密院事,授資政殿學士、太子賓客等。在靖康年間,馮澥向丞相吳敏白建議朝廷廢王安石的新學,依然以傳統經學為根本,就是出自蕭楚的見解。

  晚以其餘授銓幾十稔,偶登甲第,為《春秋》第一。歸拜牀下,先生曰:“學者非但拾第一止耳,身可殺,學不可辱,無禍吾《春秋》乃佳。”異時有友坐誣,系大庾獄,先生冒盛暑往救,終得不冤,人皆道其義。先生性嫉惡,至抗聲縷數不少恤,及見善,則談不釋口。暮年,依明德江陳公,及與先君伯仲為方外友,以累免應得官,不屑就。大臣約薦之朝,度不可強,亦已。

  胡銓接着回憶了蕭楚晚年的生活場景,自己拜先生為師,先生更多地勉勵自己要樹立起精神氣度,否則的話即便是熟讀了《春秋》也沒有用處。蕭楚晚年過着優遊林下的生活,多次被推薦入朝,但是卻堅辭不就。

  建炎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以疾卒,清風滿牀,文字橫斜而已。享年六十七,卜十一月庚申葬於永樂鄉赤崗之原。門人哀臨且挽,因以清節易先生名。嗚呼,士窮見節義,不幸不生孔子前,與叔肸同卒,可嘆也。初,先生壯未有室,或以無後為勸,先生曰:“咄,舜雖聖,不能掩父之惡,顏孟無嗣,而祭典百世益肅。若司馬遷、班孟堅、揚雄輩,豈以有後故顯耶?”卒不娶。

  對於蕭楚逝世時的場景,胡銓描述為“清風滿牀,文字橫斜”,真是讓人難以忘懷這一“春秋”大師。胡銓動情地評價蕭楚説,“士窮義乃見,不幸不生孔子前,與叔肸同卒,可嘆也”,這是以春秋時期不食魯宣公之俸祿的叔肸來比擬,對蕭楚氣節的高度讚賞。蕭楚終身未娶。在其壯年時就有人以“無後”相勸,蕭楚説:“舜雖然聖明,但是卻無法掩蓋父親的罪惡;顏回、孟子等均無子嗣,但是卻不妨礙他們流芳百世。還有歷史上的司馬遷、班固、揚雄等,他們之所以名垂青史,難道是因為有後的緣故嗎?”

  先生文集百餘卷,多發明《易》、《春秋》與陰陽、卜筮、佔相、醫方、氏族、星經、地誌、字書、圖畫九流百家,及駁王氏遠至浮圖老子外國之説,後宜大行。先生前不諱日,謂所親江君預凶事,曰:“銓以吾銘。” 僕敢以不佞辭?遂泣銘曰:

  系古立言,不以子傳。過者肅之,將千萬年。

  蕭楚留下文集百卷,內容上廣泛涉及到易學、春秋學、陰陽學、占卜學、醫學、星象、地誌等各個方面,尤其是駁斥王氏學説的文字,影響更為深遠。胡銓認為自己的老師因為“立言”將名垂千古。一個月之後,胡銓還沒有從喪師之痛中走出來,特地撰寫了《祭蕭清節先生文》以表示哀悼。

  在胡銓日後漫長的流貶生涯中,“先生之書未嘗一日去手”,同時,還繼承老師的學問向青年學子傳授春秋之學。在蕭楚先生辭世四十年後,胡銓入經筵時,還深情地説“先生實臣之師”。再到後來,羅泳、羅泌刊刻蕭楚遺著《春秋辨疑》,胡銓還親自作序。這一方面體現了胡銓知恩圖報,另一方面也體現了春秋之學真正進入了胡銓的骨髓,成為終身受用的學問。

責任編輯:宮池

海南新聞

最多最全最快 進入欄目
欄目推薦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法律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-2020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:(86)0898-66810806  傳真:0898-66810545 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瓊字001號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瓊B2-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: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:46010602000273號
本網法律顧問: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
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